“喵”是“猫”的另外一个名字

Jennifer Ball
Soochow University, Suzhou, China
Email: originofalphabet@me.com

How to cite this paper: Ball, J. (2019). “Meow” Is Just Another Name for “Cat”. Open Journal of Modern Linguistics, 9, 275-316. https://doi.org/10.4236/ojml.2019.95025

Received: May 9, 2019
Accepted: September 8, 2019
Published: September 11, 2019

Copyright © 2019 by author(s) and Scientific Research Publishing Inc.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International License (CC BY 4.0). 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4.0/


摘要

“喵(英文单词Meow)”。我们都知道这是猫的叫声。五千年前,古埃及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将猫称为“miw”;中文里的发音是“mao1”。三种不同的文化——古埃及,中国,以及苏美尔——都使用了相似的机理来刻画“猫”的含义,并且每种文化中至少有一个版本的字形包含了头部,双眼,以及尾巴的形象。人类之间曾经因为宗教、女人、以及身体改造而挑起战争,但是我们在代表“猫”的字符上却达成了一致?人与人之间有着99.9%的相似度,因此我们也有着类似的偏见,其中有许多都建立在生育繁殖能力的概念之上。偏见会导致特定模式的形成,而模式对于语言习得具有重要的辅助作用。认识到雌性哺乳动物在古老书写语言中的角色,对于理解人类之间的交流代码而言至关重要。

关键词

猫,汉字,汉语(包含书写、文化、言语),古埃及语,象形文字,苏美尔语,楔形文字


引言

“喵(英文单词Meow)”。我们知道这是猫的叫声。五千年前,古埃及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只不过他们将其发音定为“miw”,这一点得到了已故的古埃及语法专家阿兰加德纳先生的认证。该发音与中国人对于猫的发音十分相似“mao1”(图1)。猫对于人类来说非常重要。2018年第21届亚洲宠物展现场接待了14万参观者,并且展出了200只“纯种”猫(新华网,2018)。在美国,接近三分之一的人口养猫(美国兽医协会,2012)。在全球范围内,猫的数量多于狗(华盛顿邮报,2014)。国家地理杂志称,证明宠物猫存在的最古老证据发现于塞浦路斯,出土于距今9500年的人类墓葬中(皮克雷尔,2004)。该猫死亡时为六个月大,其遗骸距离人类骸骨仅有16英寸。在一万年以后的现代,如果主人先去世,人们仍然会将宠物同时埋葬,并且进行供奉。我们在猫的重要性上达成了共识,那么生活于不同地区的人类对于这个长期伙伴有着相似的称呼,这还有什么可令人惊讶的?“Cat’s meow”(猫的喵叫声)是起源于1922年的常用英文短语,含义是“极佳的,卓越的”(维基百科,2019),也就是说,猫的叫声也能够引起人类的好感和共鸣。那么,“猫”这个名字到底是如何来的呢?

为了理解指代“体型娇小、会吐毛球的毛茸茸动物”的单词的复杂性,我们必须先完全理解符号中“点”的价值,因为在语言学的晦涩世界里,仍然存在带有远古时代心态的词汇,这与卡尔·林奈对植物学的方式很相似。图1中列出的古埃及语单词“猫”中包含的“i”,发音并不是“i”,而是更接近于/y/(“yuh”)。“i”上部的弯曲的点(图2)暗示了它的发音产生了某种程度的扭曲——在本例中,即从“i”到“y”的转变——因此,这个代表“猫”的词汇其实真正的书写形式是“myw”,也就表明,古埃及语中的“猫”与“mew”相差不远,后者也是被普遍认为代表猫科动物发出的声音。

图2:紫红色圈起来的弧形点。这个扭的点是为了表达该字母的发音产生了某种扭曲——本例中是从“i”转变为“y”的发音。

很抱歉提出了“弯曲的点(curved tittles)”这个概念——如果它的发音让你忍不住嗤笑的话,这并不是一个巧合【译者注:英文单词“tittle-点”,“titter-嗤笑”以及“tits-乳头”发音和拼写都十分相似】。我们的语言中充满了克鲁玛奴语【Cro-Magnon是旧石器时代生活在欧洲的高加索人种】中惯用的思维包袱,比如许多单词和字母形似树枝、武器,以及人体器官这一点。我们固执地认为自己的语言(英语)不是图像化的,但这是目光短浅的表现。字母表就是将对早期人类重要的自然事物简化而形成的。我们的文字是象形的,但是现在的形态已经是衍生后的效果,以至于整个社会都忘记了它们所原本代表的含义,这种遗忘也许是刻意的。比如(图3),我们理所当然地认为英文字母不像汉字那样是象形文字,但这是因为我们中的许多人,甚至是社会精英人士,都处于不同程度的否认阶段:“他们的字符是图片,我们的英语不是。”

图3: “猫”的繁体字左边是很明显的与猫形似的亚结构,右边则是“田地+苗芽”结合的代表“幼苗、嫩枝、部落”的“苗”字,并且有着关键的发音“miao2”,然而“猫”字的实际发音却是“mao1”,音高近似于钢琴中演奏会音高的D调(根据麦克诺顿和李莹编写的《常用汉字读写》,第30页)。

产生问题的原因之一就是这个“弯曲的点”。要想将人们蒙在鼓里,只需要使用神秘符号或者只给出残缺的描述。同时,我们还会通过贬低来将某些事物边缘化。众所周知,“摹声说”的假设即,语音的起源是建立在早期人类对动物声音的模仿上的。从这个理论的英文名(The Bow Wow Theory)你就可以看出,它有多么不被重视。拟声词——即发音听起来像它所代表的事物的单词,就是“摹声说”所包含的单词的总称。像“bees(蜜蜂)”,“cow(奶牛)”,“cuckoo(杜鹃鸟)”,以及“hawk(老鹰)”等单词,都是以对应的动物各自发出的声音来命名的。虽然在英语文化中,“meow”并不是一个正式的词汇,但对大多数人来说,它都意味着猫发出的声音。拟声词显然是早期发声法的首选,因为模仿声音比原创要简单得多,而人类恰好是优秀的模仿者。不难想象这样一个场景,一个早期的人类发出了猫的叫声,而另一个听到的人理解了他想指代的是“猫”。在观察汉字和古埃及语中“猫”的基础上,我们可以判断,在至少五千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人类对于声音的聆听和理解都保持了一致。

语言学家们默认了某些概念在不同文化中的词汇存在相似的发音,但这种一致性往往被认为并不重要,因为这些词汇若不是起源于拟声词,就会被归类为“嘤嘤儿语”。孩童的早期话语本就产生于文化占据主导地位之前,难道它们不是更能够清晰地表达语言的起源吗?仅仅因为词汇过于浅显易懂,就将它们作为词语的价值打折扣了吗?考虑一下:在过去的五千年里,人类之间曾经因为宗教、女人、以及身体改造而挑起战争,但是我们在代表“猫”的字符上却达成了一致?也许有些语言家会说,这只是一个不相关的巧合。

但这个量级上的巧合真的是不相关的吗?在古埃及、中国,以及西方文化这三种截然不同的文化中,对“猫”这个概念在发音与意义上的一致性持续了五千年,这一点非常重要,尤其是当这种相似性的合理解释是人类进化的时候。人类所拥有的原始需求决定了人类的行为会遵循一定模式,如同儿童成长过程中存在典型性阶段一样(这一点也可以用来解释为什么金字塔会同时存在于并没有明显联系的不同文化当中)。这些人类需求最终在全球范围内对早期文化语言的发音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辅音-元音组合“meow”也许在我们的语言(英语)中看起来不是很重要-它仅仅是模拟猫发出的声音,但是在中文里,“miao” 这个发音模式单独出现了16次,以与其它汉字结合的形式出现了至少78次(详见网站http://www.mandarintools.com/)。汉语中,“miao”匹配的汉字之一是“苗”,它既指代擅长耕种和刺绣的苗族人,同时也代表“家庭、子孙,和萌芽。”

牛津英语词典中没有包含“miao”和“meow”的词条,最接近的词条是“miaow”,含义是“模仿的。代表猫叫声的类似表达(及其对应的名词和动词)在许多语言中都存在:例如德语里的‘miau’,西语里的‘miau’,俄语里的‘mjau’,土耳其语里的‘miyav’,芬兰语里的‘miau’,以及汉语里的‘miao’等。”尽管牛津英语词典认为该词语分布广泛,有记载的最早时期也只有公元1288年,古埃及语并没有被提及。然而对于“猫”这个词条,牛津英语词典给出的解释是“埃及是历史上最早将猫进行家庭驯化的国家,因此该称呼也应产生于该区域。”尽管加德纳的语法书出版于1927年,其中却没有提及埃及人使用“miw”这个单词。

图4:猫型字符是“限定词”,因为它虽然没有任何发音贡献,却决定了含义部分。发音来自剩余左边三个字符。

图5:古埃及人和中国人都通过发音和含义两个部分来编码自己的字符。两个文化都借助了“猫”的形象以及该动物的声音。该汉字左边的猫型字符对发音没有帮助,而右边的才是声旁,虽然不一定与汉字整体的发音完全一样。这两个字符组合在一起的发音是“mao1”,但是右边的声旁单独发音为“miao2”。

“Meow”这个单词已经超越了文化的界限,因为如此多的文化都在用该发音代表“猫”这件事上达成了共识。“喵”的声音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都代表“猫”,即使是那些不以约定俗成的方式看待猫的人。在交流“猫”这个概念时,自然而然地就会用到模仿猫叫的方法。也许人类的基因相似程度超过99.9%这一点意味着,即使我们生活的环境不一样,我们所听到和思考的内容却是相同的,因此不同地区之间的人种存在着一定程度的一致性。从古老语言的早期手稿中可以看出,我们使用符号记录的方式也是相同的:古埃及(图4)和汉语(图5)不仅“猫”的发音相同,而且在字符结构上也极为相似。如图所示,埃及象形文字和汉字中的“猫”都由含义和发音两个部分组成。在这两种语言中,“猫”的写法都包含了两个层面上的译码:内容上的(意义)和声音上的(发音),且在此例中两种语言达成了一致。两种古文化不仅在猫这个词的发音上几乎一致,而且它们都用相似的方法生动地呈现了“猫”的概念。然而,这种相似性并非一眼就能看出,因为它们光从表面形象上看相差甚远。中国人与古埃及人似乎是在互不相通的发展轨迹下各自形成该语言策略的。两种文化都通过将含义与发音结合在同一字符中的方式,来精准定位其想要传达的概念,如同x和y坐标系在平面上能够精确定位一个点的位置一样(图6)。字符的基础结构——即组成完整词汇的各个部分,通过不断添加元素来协助人们的理解。汉字“苗”代表“可繁殖的,肥沃的。”埃及语里的“w”发音代表“小鸡”,与“新生命”是同义词。如果将这两种古老文化的文字手稿进行比较,我们会发现二者对“生育能力”的关注都非常明显。在语言刚被创造的时代,“繁衍后代”正是各个文化的关注重点,并且这一点被编码到了语言当中。

 

图6:古埃及语与中文之间的相似之处:二者都使用坐标——“含义范围”(限定词或部首)以及“音标”来定义具体字意。

2. 中文和古埃及语都有拥有部首和音标

左图的古埃及文字“猫”比较容易辨认,容我们稍后再分析,现在我先将关注点放在使用人数超过十亿的语言上:中文。右图中的汉字“猫”更程式化一些,但我们仍然能够从中捕捉到两只眼睛、至少一边胡须、猫背部和臀部的弧度,以及猫身上极为常见的条纹。底部的曲线似乎象征的是尾巴。那些条纹应该不是代表四肢,因为这个部首(部首是在汉字中重复出现的携带一定含义的组成部分)的含义是“无腿昆虫”和“传说中的怪兽”,因而更有可能代表猫较为突出的毛皮特色。“转喻”手法证明了,一个符号可以携带多重含义。“豸”的(对“猫”的发音并无贡献)发音是“zhi4”,语言演化过程中偶尔也曾代表“蛇”或者“蠕虫”(二者都有条纹或网状花纹)。

图7:人类对于其给予“脸面”的动物,通常不会食用。“猫”字是里有“脸”的,而“狗”则没有。

必须澄清的一点是,不同权威专家对某一个汉字做出的各种描述都各有趣味,但却是带有误导性的——汉字真正含义的检测方式,是观察包含该汉字的合成字以及所有词汇。历史的演变会逐渐倾向于突出某些方面的特点——例如无腿动物的敏捷特质,然而,让汉字向某个含义倾斜的边界条件,取决于以该汉字为组成部分的所有字词。分类某个汉字含义的方法之一,就是将以该汉字作为组成部分的所有词汇系统化地列出来。许多词典都可以帮助你做到这一点,我使用的是http://www.mandarintools.com。 如果你输入“猫”,并设定搜索条件为“繁体字”和“应用字典全文”,结果里将出现21个词条,其中包含各种猫科及豹属动物等名词,同时还有“熊猫”和“猫头鹰”。“豸-zhi4”这个偏旁代表的不仅是哺乳动物或其皮毛,而是外形可爱的捕食者们。毛茸茸的,但有着人们能够理解的行为模式。将“猫”(繁体)的“豸”字旁与“反犬旁”(有两种形式:犬和犭)相比较,前者在形态上多了一张“脸”。通常人类不会吃掉他们给“脸”的动物(图7)

中文里偏旁的角色与古埃及语中的限定词相同(例如,图6中古埃及语的猫形字符就是决定含义的限定词)。如果将偏旁视作一个类别——那么你听到的发音将会相应地落到该象限之中。中文和古埃及语都使用了这一象限-音标策略,通过书写系统将内容和发音结合到一起。我们可以将这种策略看成是代码系统。解码的关键就是充分了解创造该语言的文化,因为这能够帮助你理解策略背后的逻辑。三角定位法其实仅仅是借助同时给出的两个坐标,来锁定某个物体的位置;该定位法是具有策略意识的动物的天性。

图8:隐喻是人类用来概念化新想法的方式。例如,对于熟知“熊”和“猫”却不认识熊猫的人而言,这个词汇的构成便巧妙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中文在决定含义的时候,使用的不仅仅是发音-内容三角定位法,同时还借助两个已知点来证明未知点(图8)。例如,假设你所处的文化已知“熊”和“猫”分别是什么动物,却不了解熊猫,向同族人描述时便可以将两个概念结合在一起:“熊+猫”的结合体。“猫”这个词在大部分语言中似乎都成了“娇小生物”的代名词。英文中许多单词里都包含“cat”,例如“cattle”,和“chattel”,它们都来自词源“capital”,含义是“头”(戴帽子的地方)。“头儿/首领”指代某个个体,但通常是在群体的上下文中,如同用“头”来计数牛群一样。就连“category(类别)”这个词都有着“诸多之一”的含义。猫就是“诸多之一”的存在:它们彼此极为相似;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认为猫有九条命的原因——相似的外形让它们看上去似乎可以永远活下去。在小学时就用到的“copycat”(复制猫),就是指代抄袭者的贬义词汇。猫就是一种擅长“复制”(繁殖能力强)的动物,这点就连孩子都知道。形似猫的“豸”这一偏旁暗示着该复制能力,再加上右边的“苗”字,“克隆”的概念再次被放大,因为“苗”本身代表的是“繁殖复制”,无论是从该汉字的形状(左右对称性),还是其“肥沃的田地上新草生长(对繁衍本质的隐喻)”的基础含义上,都可以看出。

图9:该汉字即指发出猫的叫声(以三种字体书写呈现)

“喵”是由“口”字旁和同样的代表“肥沃田地”的汉字构成的——我用三种字体呈现的目的,是让读者能看见不同描绘方式之间的相似之处(图9)。这个汉字的含义是“发出miao的声音”。无论是在中国还是美国文化中,猫都发出同样的叫声。经观察你会发现,三个例子中标红的部分都类似长方形(中间的近似正方形)。这就是“口”字旁(虽然有时候它仅仅代表广义上的“孔穴”),是汉字中常见的组成部分;在本例中,它意味着读者需要发出右边汉字的发音:苗(用第一声)。

Miao1是猫发出的声音(为了更清楚地表明四声以及轻声,我将使用阿拉伯数字指代声调)。Miao1是拼音,即使用罗马字母拼写出中文汉字的发音。“苗”的拼音是miao2,字形则是在田野上生长的嫩芽或草叶。这片田野有可能是水稻,但它同时是具有隐喻性的,因此它可以代表任何一片富饶的草地,只要它代表着稳定、家乡、幼苗,和持久。

图10:欧洲家族家徽、汉字“苗”,以及水稻田之间的相似之处有:周围的边界,内部的分割,以及上部的植物(最后一张照片拍摄者为哈努曼·贾塔夫)。

在分析“苗”这个汉字的时候,你也许会注意到,将田地分割为四份的也许是田间地界,或者是插在地上的十字型标桩,抑或两者都是。在中文里,形似标桩的汉字是“十-shi2”。“十指相扣”才能够将物品牢牢抓在手中据为己有。田野中间插的标桩代表的就是“牢牢抓紧”:所属权。那个十字所分隔出的四象限也代表了灌溉和耕种的单位(图10),以及对于后代平等分配的期冀。将标桩放进方形框架里,就成了代表“所属权”的符号。在均分的田地上生长的草苗象征着生命的开始;从提喻角度而言,它们暗指的是儿子-男性后代(几乎所有有读写能力的文化都是有男性至上主义的,女儿们通常是用来以物易物的筹码,而不是后代计划的一部分)。被分割的田野是一个小型的棋盘,有着定义领土的边界线,以及必须捍卫的空间。

英国人有一种类似的小型棋盘构造,以家徽或盾徽的形式呈现(图10)。它通常呈现分割状态,偶尔会被分成四等份;同时还左右对称。徽标上生长的植物、缠绕的藤蔓一般从盾徽的顶部生发出来,代表着生命,与汉字“苗”中自下而上生长的草芽相呼应。家徽使用头盔、城堡、狮子的元素来象征征服,而“苗”在田地的分割中也融入了征服的概念。“苗”的字根是“田”,这个字大概有三千年的历史,既是名词,也有“耕作”的意思。精耕之田是指代“天定命运论”的隐喻,这在19世纪高加索人对领土的征服上有所体现,并且在所有拥有书写系统的文化中都存在,即土地、植物、动物,甚至是人类,都是任人宰割的。当你的重心是生存下去的时候,那么例如关心他人这类比较精细的情感就不是首要任务了。这个关于田地的隐喻还存在于其他英文表达中,例如“He’s sowing the wild oats(他正播撒野燕麦/他正到处留情),”此处燕麦委婉地代表了精子——他们都是某种形式的种子——女性的身体则是男主角正在播种的“田地”。在网站http://www.usingenglish.com/reference/idioms上,对该短语的解释是,“如果一位年轻男性在播撒野燕麦,则意味着他在该人生阶段会做很多令人兴奋的事情,并且发生很多性关系。”在网站http://www.urbandictionary.com上,同样的短语释义如下,“生活方式淫乱且放纵;更口语化的表达方式是,在安定下来之前搞定很多女性。”

图11:“苗”(miao2)的稳定性。

“Nailing-搞定”这个短语的使用是关键,该词原本的“钉子”含义在此处即指将女性套牢,迫使她们怀上你的孩子。之所以所有文化都如此关注“繁衍”问题,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生存。在下文的表格中(图11),你可以更清楚地观察到这一点。如果将汉字“猫”的“豸”字旁换成“女”字旁,所得的汉字就是“媌”,含义是“美丽的女性”。理论上而言,这就意味着稳定的家庭生活,因为她会为阿尔法领袖男性生育后代。“苗”代表着稳定性,因为耕种的田地就是可靠的象征。植物种下后便会生根,因此会一直留在原地;动物固定生活在某处,也是因为有了另一半关心和提供稳定性;因此,动植物都因为稳定性才得以繁衍后代。如果将“女”字旁换成“扌”旁,由此而产生的“描”字代表“复制”或“描摹”,这样一来复制工具就是“手”,而不是女性的身体。再次将偏旁换成“金/钅”(山脉下矿石的光泽),得到的汉字是“锚”,因为“金属+稳定性=锚。”如果将“目”放在“苗”左边,含义则变成“瞄准”,因为你需要稳定的眼睛来成为好的射手。

捕食性动物的习惯行为之一便是“瞄准”。他们会追逐自己想要的东西。人类之所以对捕食性动物有崇敬之情,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其中一员。捕食性动物并不是无时无刻不在杀戮,有时它们获得主导地位的方式,是侵略性地将自己的基因传递下去。“苗”的含义完全围绕着累积“繁殖资源”和“复制行为”展开。中文的书写系统比大部分人认为的要更加具有连贯性。一个汉字的音部(即声旁)通常也会提供含义的背景。“苗”在作为不同汉字的组成部分时,不仅起到指示发音的作用,其字形也代表了“稳定”的含义,但语言学家却未对这一点做出认可;该现象在古埃及语中也存在(参见图表中对古埃及语的深度分析)。两种语言中,语言学家都已经承认,含义指示元素是限定词/偏旁,但它们同时也都使用了字符的发音作为额外的语义场线索。

图12:(上图)输卵管的图片和代表“子宫”,“外阴”,“母牛”(下方)的古埃及象形文字

图13:将形似输卵管的汉子进行比较

在许多文化中,猫都和女性都因为其相同的生殖和稳定特质而被关联起来。猫如同兔子一样有着超强的繁殖力,而在避孕药被发明之前,大多数女性也是如此。从数据角度来说,人类是向着旺盛繁殖力的方向进化的。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中文里“猫”和“㚹-漂亮的女性”的发音都是“mao”,只不过声调略有不同(这与希伯来语中的某些现象极为相似:“למג”在两个不同的声调下分别代表“骆驼”和“使断奶”,后者即指代母亲;详见论文《乳房、阴道,和工具:关于字母表的思考》:https://www.originofalphabet.com/)。通过提及“猫”的概念,自然得到的推论就是“繁殖力”。另一种方式是借由“田”地的隐喻,还有则是更直接地将繁殖所需的身体部分给呈现出来:输卵管。在字符中融入身体器官形象的做法存在于古埃及语、中文、苏美尔语,玛雅语等多种语言中。很多人会问,“他们怎么会知道输卵管长什么样子呢?”需要记住的重要一点是,早期人类的生活充满了暴力和流血。他们经常肢解动物,当然人类也是动物的一种。祭祀牺牲首先就是一种血淋淋的行为。“神圣的”和“牺牲”的英文单词“scared”和“sacrifice”与“sacrum-骶骨”有关(《牛津英语词典》)。骶骨就是将输卵管包围起来的骨头。输卵管从雌性哺乳动物产生卵子的卵巢开始,连接到卵子与精子结合创造新生命体的场所——子宫。鉴于现代人不像早期人类那样熟悉人体器官的构造,下面输卵管的图示是为了帮助读者比较(图12)的古埃及语象形文字以及(图13)的汉字。输卵管图片正下方的象形文字在古埃及语中代表“小母牛的双角子宫”,“外阴”,以及“奶牛”。中文里代表“卵子”和“孵化”的汉字均在形似输卵管的亚结构中包含了两个点,很明显是指“卵子”;而含义为“漂亮、有魅力的女性”的汉字“㚹”,在“女”字旁(“女”有多种变形形式,见(图14)右边是一个类似的输卵管形结构,但是却没有两点——漂亮女性的输卵管是空的。之所以“漂亮”的原因,是否是因为子宫里没有孩子呢?有史以来的大型谈判场景中,往往要求通过证明某个女性的贞操,从而走出最后的决定性一步。每个传说(包含《圣经》)中最年轻的女孩总是最美丽的,也许是因为她们也最有可能是处女之身。

图14:上面的两个书写都代表“女性”。如果你不熟悉汉字的话,一定要记牢这个字型,因为根据HanziFinder.com所呈现的研究显示,它存在于至少1495个汉字中(https://www.originofalphabet.com/the-role-of-the-female-%e5%a5%b3- character-in-chinese-writing-1495-characters-and-645-definitions/)。

3. 对繁殖力的关注可以帮助解码书写语言

如果使用人类进化的视角来审视所有的语言,那么关注繁殖力的模式便开始显现出来,并且这与《创世纪》的前五十章的内容,即种子后代的保存,是一致的。要是没有读过《圣经》开头或早期文明的历史和神话的话,很容易忽视这一理论。女性是生命再生的源头,这就是原始人最初的关注点,因为这是打造劳动力或军队的关键。他们能够在后代身上看到自己的延续:儿子——他们如同太阳一样(英语中“son”和“sun”发音极为相似),将生命像呈辐射状一样发散。对于孩子的渴望,是将男人和女人结合到一起的原因。孩子对于人类而言是一种柔软的存在,他们能够让成年人开怀大笑,由于初到这个世界,所有事情在他们眼里都充满了惊奇。他们就是最典型的小丑,睁着大大的眼睛,总是在摔倒。这经常使人们忘记一点,创造生命时往往存在着暴力行为。

人类有两面:谋杀性和养育性。语言的书写正反应了这两方面,但现在我们看不出来,是因为我们被性爱和繁殖驱使,处于否认阶段:直接面对我们的兽性太过痛苦。如果性爱现在对我们而言很重要的话(这一点我想毫无疑问),不难想象在其他娱乐活动被发明之前性爱的重要性。在过去人们仍然通过火焰和牺牲来寻求刺激感的时候,女人们往往是被囚禁隔绝起来的。男性要想接触女性,必须首先变得强大,然后进行征服和劫掠。已经属于某个男性的女人便成为了禁区,除非作为抵押物的交换,或将某种结合神圣化。然而,其他部落的女性则是捕猎的对象。在这里“捕猎”与捕食性动物有着内在联系。

图15:猫头鹰餐厅的标志是以一只画得很糟糕的猫头鹰(现在已经修改过)来代表该词,但是实际上,它真正的含义是女性的乳房。这是一个现代社会的隐喻手法。

人类对于美丽女性的关注一直以来都存在。美国连锁餐厅“猫头鹰” 坚持称,该名字指代的是动物(而非“女性乳房”),数据显示,2018年该品牌已经有432家分店,这意味着2019年该隐喻会得到更广泛的推广。餐厅标志猫头鹰里的眼睛本来代表的就是单词“Hooters”里面的两个“o”,当然,猫头鹰互相之间发出叫声的单词就是“hoot”,但它同时还是代表“女性乳房”的双关语。这是个完美的掩饰:“亲爱的,这只是猫头鹰而已,不是指餐厅服务员的大胸。”但任何去过猫头鹰餐厅的人,但凡有些思考能力,都会知道这家餐厅的主题就是“大胸和屁股”(图15)。将眼睛和乳房联系起来的行为并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它们二者都是目标。对于大胸的本能性渴望驱动着性选择的过程,因为“耸立的乳房”表明她有丰沛的乳汁可以喂养下一代。

图16:同义字:它们都有“漂亮”的意思。“音标/声旁”同时还起到刻画女性身体的作用

在社会组织中,性无处不在,为什么就不会存在于语言里呢?语言被书写出来时,所有文化的关注点都在繁殖上。在中文里,至少有三个代表“漂亮女性”的汉字(图16),其中一个是“㑤”(第二声),还有“妓女”的意思(同时请注意一下英文单词“hooters-猫头鹰”和“hookers-妓女”在发音和拼写上的相似性)。“㑤”这个字包含了指代肥沃田地的“苗”。为什么一个以性换钱的人会在乎自己潜在的繁殖能力呢?因为繁殖能力与年龄密切相关,男性逐渐进化出更易被年轻女性吸引的模式,就是因为这样一来,基因更可能得到复制流传。绝经期便是大自然用来告诉男性的方式,是时候寻找繁育能力更强的女性了——你们先别急着恼怒,因为我们也很少听大自然的话——我们将寿命延长到30岁往后,服用抗生素,还会坐飞机。所幸在现代,生育能力不是亲密关系的唯一决定因素。

图17: “苗”的隐藏象征意义有没有可能是各个组成部分代表女性身体的相应部分呢?“艸”字已经被简化为“艹”,代表“乳房”——理论上来说可以拆分成两个十字(++)或者两个t(tt)——同时还代表“芽苞”,“新苗”,都是植株上新长出的部分;“田”即为“目标”,代表“屁股”或“阴道”,内部的加号标志在本例中指带“女性的生殖器官”或“从此处插入”——即男性的目标。这个解释说明了为什么“妓女”,“猫”,以及“漂亮女性”等不同的概念仅仅通过改变与“苗”搭配的偏旁便可以得到。同时,这也解释了“苗条”(纤瘦且吸引人)一词:“条”描述的是女性的身体状态:苗。

“苗”很明显是个复杂的汉字。考虑到这个汉字从多个方面都代表着女性,我开始好奇该符号是否还有其他的含义(图17)。它是否也和输卵管一样代表着某个女性身体部分呢?“苗”的结构是否上半部分代表“tits-乳头”(英语中的两个“t”通常上方是连写的),下半部分代表“ass-屁股”或“vagina-阴道”(包围结构里有着一个代表目标的加号)呢?代表女性的另一个常见符号里也有个加号:♀。在知道了“苗”这个字与“妓女”和“猫”的关系之后,并不难接受它的结构与女性身体的对应关系。英文短语“cat house-妓院”,“cat around-寻花问柳”和“tom cat-花心大少”等都带有性放荡的含义(tom则增添了男性的意象)。维基百科显示,短语“cat fight”代表的是女人之间的争斗。女性经常被男性拿来与动物或植物作比较。形似两个“t”的“艹”字头代表芽苗;而乳房在英文中经常被比作“buds-芽/苞”(或“nubs-结节/小块”,“nubile” 的含义是性感迷人的),或“nips-小口啃咬”(“nipple”的含义是乳头);而阴道就是众所周知的那片“田”。这也许解释了为何苗族古代祖先的许多聚居地居民,更喜欢自称“蒙族”而非被称作“苗子”。

为什么一直以来没人注意到“苗”的这一层含义呢?据我了解,中国人仅仅学习了他们语言的一个子集部分;许多人甚至都没有见过代表“漂亮女性”的“㚹”字。有一位中国女性告诉我,她是在一个50人组成的班级里学习的汉语,并且依赖的是单纯的死记硬背;老师并没有传授语言认知的模式。但是“苗”与女性身体的关系完全可以解释词语“苗条”背后的逻辑。“条”字的含义是“条纹/冠词/条款/细长的物体”。汉字是非常有逻辑的,但这个逻辑是陈旧的男性主导的逻辑。

除了逻辑以外,中文还有三个方面的特质使得它的记忆变得困难:1)部首单独存在时与和其他汉字结合时形态会有变化;2)繁体字与简化字相比多出了许多需要辨识的汉字(有超过十万个汉字);据我所知,受过教育的中国大陆居民能够阅读繁体字,但书写使用的是简化字(我在本论文中两者都使用了);3)结构会根据它们需要代表的意象来改变自身含义;“点”有时代表“卵子”,其他时候可以代表“乳汁”:然而,二者都属于“母亲”的天职范围。

图18:从历史角度而言,小丑就是以穿着女性衣服为扮相的男性,这就是喜剧的基础元素。“丑”字里的两个方框代表乳房,但是里面没有点,因此是不具备功能性的乳房。“妞”字由左边的“女”和右边的“丑”组成,同样方框里没有点,因为小女孩也是没有乳汁的。“母”的两个方框中有点,代表功能健全的乳房。结构分析对于解码中文是至关重要的。

“母亲”拥有乳汁,因此汉字“母”的上下两个方形结构里各有一个点,代表乳房;小女孩儿还没有乳汁,因此“妞”的两个方形结构里没有点(图18)。“妞”是由“女”字旁和小“丑”组成的。小丑最常见的形式就是穿女装的男性(一位UCLA大学戏剧艺术学士学位持有者的观点),因此“丑”字里也没有两点。同时,在代表“丑陋”的含义时,这个结构也解释得通:有胸,却没有乳汁。在书写语言被创造之时,社会组织形态是粗暴且充满不平等的。有两个汉字可以充分证明这一点,它们都包含“女”和“田”字——但是二者组合方向的不同使得其含义天差地别(图19)。第一个例子是“女”在左,“田”在右,含义为“小女孩”,第二个例子是“田”在上“女”在下,含义是“鸡奸”。仅仅位置的改变便让含义产生了如此差别,但在过去,女孩子不像现在这样受保护,这个构字逻辑也不是毫无道理。“田”字从字形上表达了“正中红心”的含义。小女孩也是潜在的目标,因为她们最终会获得繁殖的能力,匹配上合适的家系和境况,她们可能价值连城。语言和人类天性一样,都想要控制和主导。

图19:右边的“田”字亚结构表明该字是一个目标,如同其在汉字“㑤”(妓女)中的功能一样。这个“田”字是否可能是代表“十字标记了繁殖的核心点”?同时,含义是“狩猎”的“畋”字中也有“田”。

另一个类似的例子(图20)是探索了代表“男性,男人,儿子,男爵”概念的“男”字,以及代表“人类,男性,男孩,(‘留’的非传统字形);留下,保存,维护”的“㽖”字。将“男”的两个组成部分改变方向,形成“㽖”,却没有改变含义。我们需要记住的是,当男人在创造语言的时候,女人们正忙得不可开交(怀孕期间身体虚弱、在生产过程中去世,抚养孩子),这两个例子的不一致性来源于古代男性所具有的一个观念,即女性是可供使用的工具。

图20:这与图19中的例子相似,但是本例中的定义更容易预测。“田”加上“体力,力气”,就产生了“男性”,且无论是上下还是左右结构。而上面的“女”加“田”的例子中,因为组合方向不同则产生了不同的含义。(“力”其实是“刀”的变形。其根源可能可以追溯为“男性的生殖器”,即力量的终极表达:繁殖)。

 

图21:包含“田”的四个例子都表明了“田”的隐喻含义,并且有着宽泛的解读范围。第一个例子“丹田”与“阴道”的意象一致,“洞穴,洞”也不例外。“汹涌”可以用来描述征服的场景(“水”经常被作为“精液”的隐喻),最后一个例子“耕地、耕种;打猎”则与捕食性行为相一致。

在汉字资料库中搜索,可以得到下面所有包含“田”的字符。第一个例子“丹田”(图21)由左边的“丹-鲜红的或朱砂”和右边的“田”组成——丹田是一块“红色的田地”。下一个例子是“尸”字旁加“田”,“屇”代表“洞穴或坑洞”。尽管现代人很难说服自己将人的身体与“洞穴”对等起来,但要想理解任何语言,我们必须从默认的思维模式中跳脱出来,进入到我们想要深入了解的文化思维中。三点水旁加“田”组成的汉字“沺”,含义是“汹涌的”,能够描述某种征服;而代表“耕种,打猎”的“畋”字则与捕食性行为保持了一致。

图22:在4000多年的时间里,代表“通奸”的汉字都由三个“女”组成。

为了理解中文,或任何书写语言,我们必须从思维模式上回到过去——五千到一万年前,当语言被创造出来的时候。对比研究所有的三叠字便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如果一个部首的含义是“X”,那么将其翻三倍,含义也应该对应成为“3X”。比如,三木成森,三人成众,三马成骉(即马群),三水成淼。这些都非常有逻辑,然而,三女则成姦(奸),并且这个含义已经存在了4000多年了(图22)

这个现象在我们看来有些反常——但在古时候的男人眼里则理所当然,当时还没有DNA检测技术可以告诉他们自己到底是不是孩子的父亲,也没有现代亲密关系中互相征求同意的行为模式,无法保证新娘不会被买卖或监禁。这些汉字和它们的含义都是考古学上的遗迹证据。它们能为我们描述这些字符最初被刻画下来时的文化背景。这是一个曾经将女性视作财产的文化,一个丝毫不在乎女性的感受或自由的文化。记住,中国的女性裹脚习俗和小鞋的生产一直到1998年才结束(旧金山博物馆)。然而,即使是现在的美国,在生育权利方面的不平等现象仍然体现出了相似的落后道德观。

图23:三叠字的部分例子

“姦”字的前身(图22)从左到右依次是青铜时代的篆文、公元前1100-770年的金文,以及在丝绸上进行的的古老书写形式——简帛(详见图23,三叠字的抽取样本;包含全部三叠字的汉字数据库请参见https://www.originofalphabet.com/chinese-triple-radicals-2/)。在这四种书写中,三个“女”组成的字都毫无例外地代表了邪恶的含义。如果一个女人是坏的,那么三个人在一起就是在密谋策划。在一个受压抑的社会中,女性唯一的发泄渠道就是说长道短,这就是那时的肥皂剧。一群女人聚众便显得可疑,尤其是在男性拥有绝对控制权的时候。通奸是非常严重的有伤风化行为,并且是流言蜚语的常见内容,因为未经许可的性行为可能产生有竞争力的血缘后代。对于掌权的男人来说,来历不明的孩子是一种威胁。书写开始发展的原因之一就是为了建立维护权力的组织结构。一万年前,书写的第一阶段是通过象征性符号来计数奴隶、牲口,以其他货物。当女人被视作货物时,使其怀孕便是一种犯罪行为。未被批准的繁殖行为意味着男性A在男性B拥有的女人体内留下了“种子”,也就是所有权的侵犯。在DNA检测技术发明之前,一个男人想要确定自己是父亲的唯一方法,就是随时了解自己女人的行踪。像中国人那样,在一千多年的时间里都为女性裹脚,使其致残,从而限制其活动能力与接触其他男性的机会,这就是确保自己的女人不会被其他人受精的方式之一。然而,中国并不是唯一对女性施以严厉控制的文化。其他文化使用了另外镇压人的方式,其中包含毒品(图24)。颠茄,又名别拉多娜,意大利语“美丽女士”的意思,并且是单词“dwell-存在”的词根(详见www.etymologyonline.com)。古埃及人在许多词汇中都包含了“栓牲畜的栓绳”和“被绑缚的囚犯”元素,但是到了埃及中王国时期,“栓绳”已经被“面包形状”(类似乳房的形状)给代替了。西方文化中对应的行为模式,就是紧身束腰。

图24:根据网站www.etymology.com,单词“dwell”的词根包含致命的颠茄(看第一幅图紫色标注部分),而牛津英语词典(第二幅图紫色标注部分)则不包含,其给出的词根是“使昏迷,眩晕”。有些文化给女人裹足,有些文化使用毒品,而有些则使用其他种类的手段来控制人类。

 

4. 隐喻:大米是种子;女人是田地;种子是精子

图25:大米的重要性使之拥有不止一个字符代表。以上是两个代表“大米”的部首。

拥有并控制土地、种子,以及女人,就是语言中反复出现的主题。这些财产在隐喻层面上都是可以互换的,例如,女性是田地,精子是种子。当一个汉字被当作隐喻来使用时,它就会成为其他字符的常见组成部分。种子在汉字中被刻画成大米的形状。《枪炮、细菌和钢铁》一书详尽地阐述了粮食在文明最初发展阶段的重要性,但粮食的形象本身在中文里得到了极高的崇敬。中国的主要粮食作物是水稻,其语言中有两个不同部首,分别代表“米”的不同方面(图25)。含义是“去壳的未煮熟的大米”的部首,发音有着加强的语气——想象一下电影《出租车司机》里罗伯特·德尼罗的台词,“You talkin’ to me?”这句话里的“me”就是中文里“米”的发音。但是当呼唤猫咪的时候发出的声音,则更加充满趣味性。“咪”的声调是一声,听起来就像是《音乐之声》里著名唱段“Do,Re,Mi”的第三个音符,并且拼写也是一样的。根据《牛津英语词典》,音乐音符“mi”的词源是“mira”,在拉丁语里代表“奇迹”。而在西班牙语中,“mira”的意思是“看”,“mirage-海市蜃楼”的意象也是与之相关的。“海市蜃楼”是朦胧难以看清的事物,而“米”字的形象就是因为过于明亮,所以要“眯”着眼睛看。(汉字“日”含义是“太阳”,但它也有“mi4”的发音[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2019])。发音为“mi”的字似乎都离不开“目眩眼花”这个主题。“米”字的形状就像炫目的光亮,或是水面反射的波光粼粼。圆润的四周与太阳相当神似,其左右对称性(图26)也使其外形近似雪花,在不同的字体中都是如此(图27)。雪花因洁白而闻名,而米也暗含着白色的寓意。

图26: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米”字几乎一直都是双边对称的。

图27:更多米的书写方式——7种字体

如果细数一下“米”所代表的所有意象:1)种子;2)白色;3)粮食;4)黏糊的;5)普遍的;以及6)与其他谷物外形相似,那么“米”在许多看似不同却有着潜在相关性的汉字中担任组成部分,就显得很有逻辑了,例如“燐-lin2”,因为白色的东西会发光。同样的原因,“米”也存在于“氣”(空气,气体,蒸汽,水气,元气)中,因为气态大部分是白色的。当有大雾存在时,行人难以看清,便会感到“困惑”——即“迷”,亦或者是享受某种体验,因为“迷”还有“迷住,迷人,迷恋”的意思。当一个人被白色(或大量的稻米)迷花眼时,也许会被迷住而忘乎所以。

28:上图展现了大米“仍然在稻茎上”——“禾”,以及“去壳的、未煮熟的大米”——“米”的画面。

图29:中呼唤猫的发音与英文的“me”相同。

在饥荒时期,粮食就是一种兴奋剂。过去,进食并不像现在一样是一种习惯性行为。对于早期人类来说,饥饿是非常常见的。当一个人生命的最大关注点就是存活下去时,食物当然就会被赋予丰富的含义;“米”同时也是种子,能够产生更多的大米(图28)。汉字经历了几千年的打磨,在接近完美的过程中倾向于携带本能的含义。米是粮食,即种子;而种子便意味着复制和繁殖。繁殖对早期人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因此种子与另外一个能够迅速繁殖的事物画了等号:猫。这个圆形的白色闪光粮食符号同时也是猫发出的声音,即人呼唤猫时的声音“咪”(图29)。“米”的形状甚至与猫的脸相似,“me”的发音也构成了“miao/meow”的开头。“mink-貂” 英文单词也以“mi”开头,这是一种与猫极为相似的动物,也因其猫一般的繁殖力而与女性产生了联系;根据牛津英语词典,在美式俚语中,“mink”代表“有魅力或性欲充沛的女性;女朋友,也可以扩展使用,比较狐狸…貂。”毫不令人惊讶的是,将呼唤猫的“咪”字重叠成词形成“咪咪”,代表的是“乳房”。那么“米”的形状是否就暗示着乳房呢?“米米”便代表成双?乳晕就是“米”字中间交融的地方?确实乳房也会令人联想起白色。

图30:汉字“米”既指粮食,又是量度单位。

“米”同时还是一个长度计量单位(图30)。代表“百万”的英文单词“million”或代表“一千”的拉丁语单词“mille”是否都与之有联系呢?牛津英语词典给出的解释是“起源未知”。

图31:猫和羊的对比

这个与呼唤猫的声音相同的“米”字,可以与猫的面庞(正面)完全重叠(图31)。还有一个代表羊“咩咩”叫声的汉字(发音为mi3),也能够和羊的正脸匹配。如果一个动物能够从正面被描画,意味着它是受到人类尊敬的——对于一个总是思考如何保存面子和丢面子的文化来说,这是赋予某种动物“脸”的行为。所以猫和羊必然对早期人类而言有着特殊意义,才得到了脸部被刻画和呈现的机会,而不仅仅是身体。

发音“mi”代表“脸”和“食物”。在英语和中文里,“mien/mian”分别代表“脸部”。英文中的“me”指代自我身份,但只要加上“t”,变成了“meat-肉”。无论我们多么不愿意承认,人类就是凡胎“肉”身;单词“meal”除了代表一日三餐,也指代“五谷粮食的可食用部分”(牛津英语词典)。

稻米使得中国文化能够得到繁荣发展;“米”虽为粮食,形态却更像被白花花的米粒闪到的脸庞;这张“脸”上的“眼睛”是半眯半闭的,似乎是在躲避那明晃晃的光;“瞇”的意思是“斜觑”;“眯”是“目”字旁加“米”——“使眼花、使失去判断力”。包含“眼睛”的汉字通常带有“看”的意思,所以通过排除法可知,“眯”中的“米”传达的是“阻碍”的含义。“Myopia-近视”是眼睛的糟糕状况。根据牛津英语词典,“myopia”一词与“mystery-神秘”相关,“基于μύειν(嘴唇或眼睛)的闭合,大概是出于模仿的本能”。当我们把双唇闭上,开始哼鸣时,发出的声音是“mmm”。婴儿通过嘴唇的闭合摄入食物;如果它们得不到充足的食物,便会开始发出“mmm”的噪音,如同吃东西发出的声音一样。“mmm”与饥饿是同义词。“mmm…妈妈”的声音就相当于“喂我!”

很显然,“米”代表的意义远远超出了“眯缝眼睛”和“呼唤猫咪”。代表五谷时,这个汉字会出现在许多从隐喻角度将稻米视为种子的词汇中——从微小的东西成长为丰富的供给。当一个概念的重要性凸显出来时(例如食物对于早期人类的重要性),代表该概念的字符便会被使用在许多相关的词汇中,并且成为后期衍生概念的基石。然而,本例中最初的概念并不是一个抽象的想法,而是粮食。在维系生命的基础上,才有精力去向外扩展。饿肚子的时候自然不会有时间去发明语言文字。但一旦富足起来,对物资的控制、征税,以及发放,都是需要记录的。有个盛行的理论认为,书写起初是为了记账而发明的。稻米按个来计数没多大用处,得以千为单位,甚至用碗作量器。人类在发现小小稻米竟然能够养活大量人口时,它的地位便一跃而起。

figure 32 is missing

32该汉字是概念化的一碗粥。两侧的字符是箭(bow):两个弓形形成一个碗(bowl)状,字置于中间。

“米”字存在于许多含义是“有粘性的、胶质的”的词汇中,如“糨糊”,“黏糊”,“糯”等。如果你还在奇怪为什么,可以看一下一碗粥的形态(图32)。“粥”这个字描述的是煮至胶状的稻米。在人们以米粥为主食的时候,这个概念自然而然地就会存在于许多词汇当中,也许甚至在英语中也是这样。单词“congeal-变稠,凝结”,即可拆分为“con-geal: with gel”,是否可能是“congee-粥”的一种变形呢?汉字“粥”由两张“弓”夹一个“米”组成,弓的形状为半圆,两个半圆对合便是一个圆形的碗口(你发现英语单词“bowl-碗”里有“bow-弓”了吗?)。因此汉字“粥”从图片上来说,完全对应了字意。

图33: “米”加上另一个汉字代表“生命体发育前期”,所以“米”代表的是“种子”。

 

图34:“青”不止是“蓝色”。它是否有可能从形象上刻画了“肉体的爆发”?

图33呈现了由“米”和其他字符组成的、含义与“繁殖”相关的汉字。第一个例子,一个代表谷物的字由“米”和“胄-后代”组成;本来谷物就是种子的后代。对于古代中国人来说,稻米的意义远不止于粮食,而是象征着未来的子孙后裔。所有使用字符的文化都倾向于使用隐喻,米粥与精液的相似性在古中国文化中得到流传并未丢失,因为含义为“精髓、精液、精神”的“精”字也是“米”字旁(见绿色加亮部分)。“精”字,左边为指代“种子”的偏旁“米”,右边为本意是“蓝色”的“青”字,但后者实际上更多地代表“精华、纯洁,以及青春年少”,这都与“精液”的概念相呼应。男性在射精之后,便“被净化”了,这样的想法在日语单词“kenjataimu”中也可以体现,该词的含义是“性交后的清爽,男性在性高潮之后摆脱了性欲望能够清晰思考的阶段”(JLearn.net, 2018)。

“精”字的右边是“青”(图34),其除了代表“蓝色”以外,还有许多其他的颜色含义,包含“黑色”、“绿色”、“红色”、“清澈”,以及其他与“绿色”相关的含义等,不论从字面上还是隐喻角度来看,它都还指代:“华丽的;茂盛的;精力充沛的;年轻的;青春期的;东方的;春天;农作物催熟”,及更多(Ball & Chao, 2018),这些都是非常精髓的概念。“青”字从形态上来看就是“肉体的爆炸”(“月”为肉,上部如同爆炸时产生的散射状),也是“射精”行为的形象描述。精液在性高潮时会从男性生殖器中射出,“青”字描画的正是这一行为。这个汉字的主旨就是反应年轻男性能够轻易射精的能力,即“播撒野燕麦”制造后代的能力。

图33的表格中第三个例子呈现的是“米”和“子”组成的汉字,随之产生的含义是“种子,果仁,种子的核,石头”。在所有这些词汇中,“米”字旁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读者们,要从“种子/卵/谷物”的类别角度来思考;一旦思维框架这样设定好,该汉字剩下的部分便可以填充进具体的含义。即使是代表“鱼子/鱼卵”的汉字,以“鱼”作为偏旁,在加上右边的“米”,并非是指饱餐一顿,而是指“鱼子酱”,一种可口的美食,但这里的“米”实际含义是“种子”。

图35::“米”可以代替繁殖力

如果“米”和其衍生体“禾”从概念上来说更偏向“种子”而不是“稻米”,而“苗”意味着“复制”,那么两者结合到一起构成的“蕃”字指代“繁殖”便不令人意外了(图35)。当“米”字旁(以其超级结构的汉字“采”——含义为“区分”)被夹在“苗”的上下两部分之间时,便突出了生命旺盛发展的形态。接下来的例子,代表“肚子里胎儿”的汉字,将米置于一个框架里,也就是理论上的“肚子”,左边的偏旁是代表“身体”的“月”字旁。关于“月”字旁需要注意的一点是:它看上去几乎与“月亮”的“月”完全相同,尽管其“官方”的字形更像是肋骨和脊柱被包含在人的身体内(图36)。仔细思考一下你就会意识到,动物身上最可口的部位是臀部,在西方文化里“moon-月亮”作为动词的含义,是“把屁股露给别人看”的意思,亲密关系也与“月光”和“肉体”两个概念联系紧密:人体最雪白的便是总是被包裹住的部位。

图36: “月”字旁经常被用做指代人身体部分的偏旁,这是一种简化——注意上图汉字中“斜条纹”的方向变化的相似之处。“月”亮总是比实际的脊柱更加容易接受些,后者即最左边的汉字所呈现的画面。

图37:“圊”的含义是“洗手间,猪圈”。

这个理论最让人感到不安的一点,就是它将人类归为动物一类,并且指出了过去人类的种种动物行径,这导致人们对以上种种语言学联系有着下意识的抵触情绪。人们总是喜欢生活在自我欺骗和隐喻的世界里。将使人不舒服的却符合人性规律的“肉”字旁换成“月”,就展现了这个隐喻转化的过程。对人类来说,将“肉”形象生动地呈现出来太痛苦了,因此,我们将中文里的“肉”字旁替换成“月”字旁。在爱德华·阿尔比的《灵欲春宵》中,乔治将洗手间称呼为“隐喻”,这体现了人们对于人体排泄行为避讳不谈的倾向。到了现在,英文里觉得用来指代厕所的“bathroom-淋浴间”都太露骨了,取而代之的是“restroom-休息室”。在中文里,“洗手间”是厕所的最礼貌表达方法,但这个房间(或者说洞穴)最主要的用途是人类的排便和排尿行为。中文里对应的古称是“圊”(图37),字面上来看,就是把“纯洁放在密闭的空间里”。讽刺的是,我们只有在排泄之后才是纯洁的,无论我们多努力地清洁该场所,该行为本身却被视作极其污秽。

5. “Cat”是在不尊重猫时才会使用的称呼

猫非常擅长保持清洁的状态,它们的洁癖家喻户晓。另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是,猫一生便是一窝;然而,快速的繁殖会使得每个个体本身不再特殊。随着文明的进步,猫的数量也不断增长。我所去过的世界各地的每个小镇里都有猫。如果一个文明社会看中了猫的价值,那么人们更可能用拟声词meow来称呼该动物。但如果猫只被看做是失控的繁育机器,人们使用的称呼自然而然就会不那么尊重,仅仅用一个单音节的单词“cat”来完成。这一点在西方语言中更加明显。

“猫”代表“很多中的一个”,“米”也有同样的指代作用,在过去女性通常被囚禁于某种安全的领地内时,“女人”的地位也与二者一样。“畜棚”和“后宫”有着相似之处:只有一个主导的雄性,以及许多雌性;畜棚的英文“barn”里包含了“bar-禁止”,挡住了所有试图逃离的行为。雌性哺乳动物是非常珍贵的,你不希望有人将其偷走,或使其怀孕。但有些男性则在这方面一往无前。据说,有数量极大的女性曾为成吉思汗生育后代。这意味着身为现代人的我们,仍然有很多都与他有着或远或近的血缘关系。成吉思汗在现代有约一千六百万个后代。他当时可没有询问过那些女人们是否愿意发生关系,这个概念是现代才被提出来的。

在一篇叫做《蒙古族的基因遗产》的论文中,学者们称,“我们已经确认了带有多个特殊特征的Y染色体宗系,存在于遍布亚洲多个地区的十六个聚居群族中。从太平洋沿岸一直到里海海岸,并且出现频率较高:该地区约8%的男性携带该染色体,因此占据了世界总人口的0.5%。该宗系内部的多样化表明,其起源是一千年前的蒙古族。这种迅速的传播不可能是机缘巧合;必然是某种选择的后果。该血缘很有可能是由成吉思汗的男性后代宗系所携带,因此我们认为,该传播是通过他们的行为所引起的一种新型社会选择导致的”(Zerjal等,2003)。麻省理工学院的RaceScience网站对这种社会选择给出了一种解释:“父系血缘对应的是Y染色体,而女性当然就不具备该染色体,因此随着遗传物质显现出来的特性只会从父亲传给儿子。Y染色体和线粒体DNA是如何在单一种族人口中混合的,这能够说明很多问题。在南非政府推行的种族隔离政策下,“有色”人种指代的是黑人白人混合父母的产生的后代——但是他们的Y染色体绝大部分都是来自欧洲血统,而线粒体DNA则通常显示非洲宗系。直白地说,即大部分的结合形式是白种男人与非洲女性,而不是黑人男性与白种女人。”

“南非学者Himla Soodyall评价道,这种模式在任何存在‘主导与从属群族’的情况下都很常见。例如,在科罗拉多南部,一群西班牙裔的人将自己的祖系追溯到了十六世纪在詹姆斯敦之前来到自西班牙的定居者。研究该群族的密歇根大学学者安德鲁·梅利韦瑟说,‘他们的口述历史宣称,他们并没有与美洲原住民互通血亲’。但遗传学分析则讲述了不一样的故事:该族裔大约85%的后代携带有美洲原住民的线粒体DNA。其他基因标记则带有强烈的欧洲血统。梅利韦瑟认为,这就表明了‘有方向性的交媾’的存在。在南非,欧洲男性与美洲印第安女性发生了关系,但是印第安男性却很少有机会得到欧洲女性。一部分的原因是,西班牙的男性征服者们很少携带女伴同行,但这个现象也与性政治有关,这一切都已经被DNA的结构注定了”(Schoofs,1997)。

如果这些论述让你感到心烦意乱的话,也是意料之中的。但要想责备我们充满征服欲的祖先也不应该,因为他们的这些行为,我们作为后代才得以存在。也许,使你得以繁衍的正是你自己,你在这场游戏中打败了其他的竞争者。故事如何,取决于讲述者的角度。猫鼠游戏仅仅是猫的娱乐,老鼠并没有存活下来讲述痛苦经历的机会。语言中的表达短语和陈词滥调,都映射了征服者的角度,因为这些字符就是残留下来的遗迹:幸存者留下的语言残骸。每个文明社会的词典都值得进行一番考古学勘察。每次我们解码一个句子或字符时,就在与过去交流。当然,这个过去是胜利者的眼里的。

在汉语中,定义为“砍断双脚之刑法”(图38)的汉字右边是立刀旁,左边则是代表肉身的“月”(通过“月亮”的隐喻来代替)。人们如何决定需要砍断那一部分肉体呢?砍断双脚是当时最常见的做法吗?中国女性在一千年的时间里都裹足跛行,这个事实是否意味着该汉字的结构不再需要多余的解释?“刖”字的简洁性表明它经常被使用。如果这种刑法的执行轻而易举,那么当时的民众必然比现在性命轻贱。人命尚且如此,不难想象猫在当时遭受的待遇。

图38:该汉字的简洁性令人吃惊:肉+刀=失去双足

《斯特朗词语注解索引》是一部包含了《圣经》新约和旧约中词汇的词典,其中没有任何一个具体指代“猫”的词汇。然而,在全球各地的语言里进行搜索与“cat”相关的发音后,我找到了单词“qt”,即希伯来语中的“קט”(该语言是从右向左读,因此我们的语言版本与其成镜像对应关系),根据国际音标标准(IPA),其发音为“kat”,含义是“小的东西”(图39)。在听了网站http://www.blueletterbible.org上的发音之后,我觉得应该将其拼写为“cot”,在许多早期文化中都代表“小”的含义,这个网站上也包含了《斯特朗词语注解索引》。即使是现在,单词“cot”在英语的含义也是“小床”;“cottage”则是“小房子”的意思;“cotton”是“棉花”,即一小团白色的植物;“cut”是“切割”,是为了把物体分割为更小的部分。表面上看这个代表“小”的单词只由很短的单音节构成,似乎意味着它当时并不受重视,但该发音的简短与其“短小”的含义构成了平衡对应:kat/kot/cut在几千年的时间里都代表这个含义。

图39:希伯来语里的“qat”发音是“kat”,含义是“小东西”。

当一个概念所对应的发音持续了那么久的时间没有被改变时,则表明人类在该种联系中找到了逻辑性。人类一直以来都使用这种“发音-含义”的对应关系是有原因的。古埃及语中代表“小的,小女孩,虱子”的词汇是“ktt”(图40)。希伯来语里“qtr”-טטק-含义是“被切掉”(图41)。从某物体上切割下来的部分,从定义上来说,就是小的,因为它是从主体上修剪下来的一部分。这个描述甚至也符合“虱子”的含义,这种小昆虫会黏在你身上,直到有人将其剔除。

图40:古埃及楔形文字“ktt”的意思是“小的”。Kat/ktt的发音在几千年的时间里代表的都是“小”,而“小”则暗含着“猫”和“雌性”的含义。英文单词“Kitty”,“Kitten”,“Kate”,“Katie”,“Cathy/Kathy”,“Cathleen/Kathleen”,以及“Caddie”都是常见的女性英文名。

图41:希伯来语里的“Qatat”发音是“katat”,含义为“切断”。

“t”的发音经常与“d”互换。这是因为在发这两个音时,舌头在嘴巴中所处的位置是完全一样的。唯一的区别就是/d/是浊音,/t/是轻音。浊音的定义就是发音者用到了喉咙的振动。在发/d/时,如果你把手放在自己的喉结上,你就能够感受到振动,而在发/t/的时候则不会。但由于舌头和嘴巴的位置是一样的,所以二者的最终发音非常相近。在苏美尔语里,代表“切割-cut”的单词是“kud”,这已经被证实了1111次(图42)。对于英语为母语者的人来说,“cud”的含义是牛等动物反刍时倒嚼的一嘴食物。有着相似发音的“kid”指代的是小孩子或者小山羊:孩子就是从母亲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英文里“kitty”指小猫。如果从基础概念和性的角度思考,这些词汇之间都是互相关联的。

图42:根据《宾夕法尼亚苏美尔语字典》,在苏美尔语里,代表“切割”含义的最常见(1111次)的单词是“kud”。该字典由宾夕法尼亚大学人类学和考古学博物馆的巴比伦研究部门维护编撰,网址为http://psd.museum.upenn.edu.

在苏美尔语里,“kita”的含义是“较低的”(图43),需要低头才能看见的是猫、孩子,和女人,因为从数据上来说,它们都比男性要娇小。在古希腊语中,与“cat”最相近的词语-kata-含义是“下方”,但该词很少单独出现;通常情况下,它会与其他词汇组合使用。希腊语单词“καταβολή”(图44)的发音是“katabolay”,含义则是“插入,或将充满活力的精子置入子宫”,因此和“miao”一样,与“繁殖力”有着紧密联系,但同时它还有“打基础”(圣经学习工具,2019)的含义,“后代”便是为以后打下的基础。这个“kata”的概念,不论是指“苗芽,猫科动物,还是孩子”,似乎都包含了事物从小长大再复制繁殖的过程。在日语中,“kata”的意思是“模式,模型,类型”,而直译则是“致命套路”(The Martial Way,2019)或者是“摔倒在地的模式”(美国空手道和跆拳道组织,2008)。这就与短语“雁过留痕”一样,因为繁殖行为就是为了留下记号。

图43:在古埃及语里,“kita”代表“较低的”。小事物就会呈现较低的状态。

图44:在希腊语里,“kata”的含义是“下来”。希腊语单词“katabole”的含义是“存放精子”。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出英语单词“catabolism-分解代谢”与能量的释放之间的关系,代表的是某种物体的“爆发式”状态。

“Cat”和“miao”之间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古埃及语中,“myw”的意思是“精液”(图45)。假如你还记得本文第一页所说的,古埃及语中“miw”是代表“猫”的(发音也是“myw”,与“精液”发音相同)。西方文化中猫和繁殖能力之间的关系(性感模特会通过“猫步”展现最新时尚),在中文里也存在——除了代表“漂亮女孩”的汉字“媌-miao2/mao2”,“㚹-mao3”和“㑤-miao2”(第一和第三个字可互换,且有“妓女”的意思)以外,而且还有“咪咪”这个词。古埃及语中也包含这种猫、女人,和繁殖力三者之间的融合关系。下图给出了一连串古埃及语中以“mi”的发音——即“猫”的前部分开头的单词——它们都呈现出了与种子和复制之间的关系(图46)。“me”的发音在全球范围内都带有“克隆”(英文单词“meme-模仿”)的含义。

图45:遵循加德纳分类顺序的中古埃及语词典(保罗·狄克森,2006年12月1日)。

图46:古埃及语中的一系列以“mi”开头的词汇,详见http://pt.scribd.com/doc/10929802/Dictionary-of-Middle-Egyptian. 除了“猫”以外的含义(表格底部),这些词汇大多与“复制”和“精子”有关(包含有着隐喻含义的“水”)。甚至是“脊柱”都可能是在隐射“能够注射的物体”。大部分代表“相等”的单词都包含“T”,也就是阴性词尾。

来自塞维利亚的伊西多尔(公元7世纪)曾写道——他的原话为以下括号内斜体内容——“所有种类动物的后代都被统称为‘pups’(catulus),这并不恰当,因为严格来说,‘pups’指的是狗的后代”(Barney等,2006)。他还写道,“mouser-捕鼠的猫(musio)之所以是这样像拼写,是因为其对mice-老鼠(mus)而言是痛苦而致命的存在。大部分人所用的单词cat(cattus),是从catching-抓捕(captura)衍变而来的……还有人说cat源于cattat,即‘看见’——因为猫的夜间视力非常敏锐,会发光的眼睛能够征服夜晚的黑暗”(Barney等,2006)。

猫的捕食天性,加上良好的视力,使得它们被拿来与人类做类比。在早期历史中,尤其是在古埃及,猫、眼睛,和女性经常被当做近义词。在Mistress of the House, Mistress of Heaven, Women in Ancient Egypt一书中,作者写道,“各式各样的猫系女神形态都充满魅力,广受欢迎。其中最古老的女神之一便是巴斯泰托女神,是位于尼罗河三角洲的布巴斯提斯城市的守护神。作为守护象征,她最典型的呈现状态,便是在埃及王朝后期以盘坐的猫形象出现,通常周围环绕着一群小猫……女人们为了增强繁殖力,几乎必然会佩戴猫形的护身符。”包含巴斯泰托女神在内,还有其他几个女神也会被幻化成有鬃毛的狮身女神形象(Capel & Markoe,1996)。

图47:胸部丰满的古埃及狮身女神塞赫麦特是太阳神之眼的幻化形式之一;眼睛即太阳神的配偶和女儿。

牛津大学东方学院的古埃及学家杰拉尔丁·平奇认为,“狮子和猫撕裂异邦俘虏喉咙的画面,也许是在影射太阳神之眼的神话,塞赫麦特女神以狮子的形象被派到人间,摧毁违背太阳神的人类……作为太阳神拉的第一个女儿,当她与父亲逐渐开始疏远时,便化身为狮子或猫[作为遥远的女神]在沙漠里漫游……在努比亚的达卡神庙里,有一座浮雕展现了这位女神的形象:外表是长着浓密鬃毛的雄狮子,但同时还拥有哺乳期雌狮子肿胀的乳头……在古埃及神话里,托特神和舒神曾经用富足的食物和舒适的生活诱惑塞赫麦特回埃及,这也侧面映射了埃及人驯化猫成为宠物的过程……一部希腊和罗马时期的指导手册曾对埃及男人发出这样的警示,当你能够给予女人想要的东西时,她们便像猫一样温顺友好,否则就会变成愤怒的狮子”(平奇,2002)(图47)

女性经常被比作许多种动物,但其与猫科动物的关系是持续性最强的,因为它们是最“女性化的”动物。单词“pussy”同时可以指代猫和女性的生殖器:很有可能是因为二者皆可被抚摩的缘故。牛津英语词典将该词描述为与猫相像的女性:“主要用作口语。指呈现猫科动物特质的女孩或女人,尤其是讨人喜欢或亲切友善的。经常被用作宠物的名字或亲昵的称呼。”

在苏美尔语里,“猫”的概念曾经被三组不同的楔形文字代表,其发音分别是“sua”(71次),“suari”(2次),以及“gullum”(1次)。将这些词拆分成各自的组成部分后,我们可以看出,苏美尔人并不尊重猫这种动物;猫的唯一价值体现在可以被人类利用的部分上。

请看第一个例子,以加减法的眼光看待sua(图48)
su-肠线 + a-幼崽 = sua-猫
Gullum这个词由下面的等式组成(图49)
gulla-毁灭 + lum-能生育的 = gullum-猫

Gullum一词只经历过一次认证,但其字形从俯视的角度来看,确实像一只猫。这是一个很聪明的综合法,使用了相似的含义拆分手法(“被杀死之后有用的部分”+“繁殖”),“gullum”同时满足了猫的概念含义和形象描绘。另一个相关的词语“kigula”,含义是“一贫如洗的人”。根据修撰苏美尔语词典的约翰·哈洛兰指出,“gullum”的含义是“猫(‘摔倒,摧毁,消灭’+‘有繁殖力的’;参见ki-gul-la)(哈洛兰,2018)。”词语“ki-gul-la-即英语中的waif-流浪者(‘地面’+‘摔倒’+‘主格’;参照gul-lum)”表明猫和贫穷的流浪者地位是等同的。牛津英语词典对“waif”给出的定义是,“一份无主的不动产如果在给出通告后的指定时间内无人认领,则归于该地管辖区的主人;例如,被海浪冲上岸的物品,迷途的动物。”

图48:苏美尔人将猫视为能够增强肌腱的工具,并且代表繁殖力。

图49:尽管上述两个代表“猫”的苏美尔语单词在词形和发音上都不相同,但他们传达的概念是一样的:猫和毁灭有关,并且拥有强繁殖力。

“Waif”和“wife”都受控于房子的主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女人都被视为一种财产;对于投机者来说,女人和迷途的猫很相似:都可以利用。但是对于某人眼里的迷途动物,也许是另一个人的宠物。猫和女人身上都有让人想要驯化的特质,况且人类天性喜欢征服。

图50:三种文化中对于“猫”的描绘:苏美尔语,汉语,以及古埃及语。它们的字形中都有头部,眼睛,以及尾巴。

三种历史古老的文字都通过尊敬的方式刻画了猫的形象(图50),这一点能够说明猫和它们的叫声对于有文字文化的积极影响。猫科动物-feline一直以来都代表着女性-females和繁殖力-fecundity,并且到了现代仍然如此,这展现了女性对文化和语言的巨大影响,尽管大部分的女性在语言创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没有读写能力的。

致谢

我想感谢与我一同构建HanziFinder工具的合作伙伴徐超,是他帮助我搭建了这个汉字亚结构搜索引擎(http://www.HanziFinder.com);我还要感谢我的翻译李琪、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http://hanziyuan.net/、http://www.mandarintools.com/、维基百科、我在苏州大学的453名学生,以及朋友沈振海包含校对工作在内对我寄予的一切帮助。同时,我还想感谢我优秀且忠诚的丈夫麦克·瓦尼博士。最后,虽然我对猫过敏而且从来没有养过猫,还是非常感谢这种动物给我带来的研究灵感。

利益冲突
Conflicts of Interest

关于本论文的出版,作者不会提出任何利益冲突赔偿。

参考资料

reference

References should be listed here as they originally are in English

辅助信息

supporting information

美国兽医协会(2012)。美国宠物所有权统计数据。https://www.avma.org/KB/Resources/Statistics/Pages/Market-research-statistics-US-pe t-ownership.aspx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https://ctext.org/dictionary.pl?if=en&char= 空手道形:致命套路。极真会空手道历史。

History of Kyokushin Kata

国家地理杂志(2004)。已知距今最古老的宠物猫?塞浦路斯发现距今9500年的墓葬。

http://news.nationalgeographic.com/news/2004/04/0408_040408_oldestpetcat.html

中国新华社于1998年宣布,位于中国哈尔滨的生产裹足女性鞋履的最后一家工厂正式停产。旧金山市虚拟博物馆。

http://www.sfmuseum.org/chin/foot.html

Jennifer Ball

Jennifer Ball

Leave a Comment